不遇笺

幸得与君识

  清光看了看表,时间已经过去半个小时,也就是说安定马上就能见到自己了。想到这里清光不自觉的踮起脚尖又站直,对着光把自己的指甲看了又看。
  车进站的声音响起,清光听着轰隆隆的声音心一下子绷紧,小时候的那年夏天他和安定去鬼屋,小安定说着一定要拉上清光陪他才可以,于是小清光狠狠笑了他一顿,拍着胸脯打包票说我会照顾好你的。等进了阴暗的小屋突然掉下来白衣服吐着舌头的女鬼的时候小安定吓得嗷嗷叫唤,小清光上前一把把他揽在身后。出来的时候小安定紧紧揪着小清光的衣角不撒手,但他太过紧张以至于没注意到小清光拍着他后背的手有微微颤抖。
  安定在远处朝清光挥了挥手,他们两人远远打着招呼,两个人的脸上都带着笑容。清光向前走了一步,安定拖着行李向前跑更多,他们二人就像许久未归巢的大雁,迫不及待靠近着对方。
 
  “抱歉呢,我来迟了。”安定眨眨眼“归国的签证准备了一段时间……”“这话说得确实不错,安定你这家伙,迟了多少年啊。”清光毫不客气的打断。
  “诶?”

   从十年前我就在等你了啊,自你走后,漫长的等待好像成为我生命的意义。每天早上醒来都在对自己说,再坚持一下,安定就要回来见你了。
 
  “托你的福,人生的前二十年就尝到等待是一种怎样的滋味。”
  “清光,你这么说来,我也一样喔。”
  “我也是,十年间时不时会浮现你,还有总司哥,我们三个在山上疯跑,在河里摸鱼,我们睡觉,你总是不愿意挨着我,因为我睡觉蹬人。”说着说着安定的神情恍惚起来,仿佛进到很深的回忆,嘴角勾起苦涩的笑。
  “我还没去看过总司哥,每次打电话他都说快好了,叫我不要担心他。”安定越说越哽咽。
  清光把手插进衣兜,再伸出手时掌心躺着一枚亮晶晶的发夹。
  “这,这是……”安定茫然地看着清光。
  “给你的,喏,前一段时间比赛受伤了不能留刘海吧,别误会了,是总司哥给你的。”后半句清光说得很快,没等安定反应过来直接将那枚发夹夹在了安定的头发上。
 
  出车站的时候安定朝玻璃门中的自己左看右看,乌黑发丝上的发夹在光线照射下格外耀眼。镜中他露出大大的笑容,一路小跑追着前面的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