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遇笺

大胸攻与长发受

[霸花]柳暗花明 (上)

没有内容的流水账

↓出场人物
霸刀=柳七刀
万花=花不离
长歌=杨青书
师弟=花尖尖
 

 

  穿的一身白的霸刀坐在马嵬驿的崖边喝酒。马嵬驿有一个山头,视野开阔空气清新水源纯净无污染每一株青草沐浴着黄金的光照……一个又一个恶人顶着红色的名字叮叮叮的从这个霸刀身边打马飞驰而过,不时会有被他萧瑟身影打动的侠士停下忙碌的步伐,亲切问候一句“浩气的你来找揍啊?”是的,他是一个浩气,浩气就不能随心所欲的旅旅游,喝喝酒吗?这是什么道理。可是随后一想,除了来这里喝酒,别的并没有什么好去处。夜色下他的身影更加悲戚,他悻悻的收拾东西往肩上一背走人,路过那人身边提起大刀把人揍了一顿。几秒后他也躺了,跟刚才的手下败将两个人并排躺在一起,恶人大军这才拍拍手把武器一收,他脸朝天看着头上倒计时的数字,在周遭叽叽喳喳的嘲讽中醉了一回。

  柳七刀早早跟完洛阳牛车,揣着满当当的碎银急忙去往万花谷赶。他刚一飞到仙迹岩的岸边便瞪着眼珠四处努力张望,亭子里一个黑衣长发的男子抬手倒茶。柳七刀蹬蹬蹬几步跑过去,男子托着茶壶的手一滞,姣好的面容绽开柔和的笑容,白布蒙着的眼睛之下,薄唇轻抿。“柳兄,别来无恙。”万花抬手给人斟茶,柳七刀上看下看,不住搓手“无恙无恙。”又问“你眼睛是不是快好了?”
  “嗯。还需静养十日。”
  “嘿嘿嘿。”柳七刀乐呵呵地,“行,行,等你啊,到时候一起去虐菜。”他口渴了,一杯茶转眼就下肚。

  这天夜里山庄施工队人手不够,柳七刀去帮忙,凌晨才回去,醒来已是日上三竿。柳七刀急急忙忙穿好衣服,把刀往肩上一扛就推开门,门口万花安放的傀儡动起来,带着柳七刀一路来到千岛湖。落地一片雾气蒸腾,男男女女都脱了厚重的外衣,只着里衣沐浴。“柳兄。”傀儡消散在空中,上身光溜溜的万花招招手,“这里。”在他身旁乌发飘逸的男子,同样光着上身。
  柳七刀觉得自己活在梦里。
  万花摆出推销的姿势“这是我师弟,他叫花尖尖,你叫他尖尖便可。”
  “花间?他是花间?”霸刀瞪着师弟头上紫色心法标识。
  小大尖。”万花微笑。
  “原来如此。霸刀很懂的点点头,大概是这孩子尖吧。
  尖,在北地方言是说人脑子活络,不吃亏。
  尖尖师弟开口,浑厚的男中音穿透水雾震得霸刀脑子嗡嗡作响“柳大哥,快坐啊。”
  柳大哥安安静静坐在汤池里,眼睛盯着师弟向花不离撒娇,腻着腻着师弟抬起花不离给洗到一半的头“柳大哥,你在做什么?”
  “洗洗我的貂。”

  花不离眼睛痊愈后第一件事就是找好哥们切磋,霸刀打得心不在焉,万花也没跳体操,站在地上读长针。
  “不打了。”霸刀把刀一扔,盘腿坐地上喝了杯茶。万花跟着坐在旁边打坐。
  “要不我脱几件首饰陪你打。”
  “不是那个事。”
  “那是什么。”
  “我不想打你。”
  万花侧过头看他,想不通怎么好端端一个月过去,连架都不想打了呢。
  “我……我怎么了?”
  “我舍不得打你啊。”
  万花笑了,揉了揉大型犬毛绒绒的发顶,他悄悄把唇贴近身边人的脸颊,在乌黑发丝垂坠的掩映下赠予人一个秘密的吻。扬州切磋武艺的侠士刀光剑影,有人注意到这边,不过在外人看来,也只是再平常不过的悄悄话而已。北地霸刀弟子常年习的是刚劲武艺,身形高大,眉宇皆是朔北劲风的凌厉,霸刀抿唇看他,眼眶红红的。心像被人揪了一把,这人平时再怎么凶巴巴也是自己一手护大,要说舍不得,万花最是舍不得。
  柳七刀抱住他,“你别再走了。”万花被紧紧圈在怀里动弹不得,但他没有反抗,只是抬手,轻轻在人背后一下一下抚着。

  巴陵的夜晚,浅河畔的梯田上微风轻拂。霸刀开了一壶酒,不知与谁对饮。几片树叶落下,远处一个黑衣服的身影运着大轻功落地。万花指尖拎着衣袍坐下,霸刀抬手拂去那人头顶的落叶,见一株嫩蕊,笨笨的想为他编于发上。他试了几次,放弃了。转身去拥住万花。他将指节在那瀑布般倾泻的长发撩拨,在那里按下,怀中就会响起那人好听的声音。他分不清是自己心中的曲在流淌,还是夜幕的星辰汇聚在那人的眼中,凝视着就能被触动。万花抬头吻住他的唇,他同样给予爱意的回应。万花粗暴的脱掉自己的衣服,好像衣服上有火苗烫手似的,赤条条的抱住他,两具赤诚的躯体交错相拥,想要把一切真心献给彼此。

到了wwww绝赞可爱
超级喜欢替换脸的猫咪嘴

不知道该打什么tag 时隔n年重新复习黑执事,枢梁老师真狠啊,老板流泪那个镜头心都碎成渣了

典典!!!!谢谢你来我的本丸!!!!!!

新活动让我想起了myu斩鬼三人组的合影
我把具有特殊能力的刀剑男士编入队伍会获得加成吗[doge]

P1摆艺术家pose
P2歌仙回家了,损友们假装迎接一下

手并没有什么用,还是剁掉吧

此时一个不会上色的网友悄悄离开

三十多发的小祖宗限锻偷渡成功,父亲节接父上回家
P.s 花丸玄学,感谢小狮子,还好我近侍不是阿尼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