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遇笺

幸得与君识

[歌青]白面馒头 下

Ooc

  早上歌仙在厨房忙活,他的闹钟每早六点准时响起,早上宗三敲开胁差部屋房门,动作有气无力,说你赶紧把闹钟关了。他耷拉着眼皮往里头看了一眼,周身就差散发出具现化的黑气,没啥事我就走了。歌仙回头看了一眼,绿色的家伙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此时撑着脑袋笑嘻嘻看着他,歌仙一阵头晕,他扶着有如灌了十瓶大吟酿般炸裂的额头,朝那边摆摆手,睡你的。
  模拟外界时间流动的本丸又过去了几个月,蝉鸣燥热的夏日夹杂凉爽的风随时间消失在风铃的清脆声响中,歌仙栽在本丸门前那片山野上红枫飘叶也扫过几轮,在一个飘着雪的冬日,审神者下达的新的命令。
  青江被揪着从被炉拖出来,他在数秒前还享受着冬日里唯一的温暖,把自己缩成一团。近侍歌仙见怪不怪,把八爪鱼一般缠在身上的青江扒拉下来,后者一脸痛心疾首“亏我把你当哥们,你居然这么对我。”
“这是命令,抱怨的话找主上说吧。”
“这个本丸福利太差了。”青江情绪激动,大有跳上被炉做三天三夜演讲昼夜不休的阵势,他怀念起以前做大太刀的时光。
  “唉,这不就是你反应快,晚上出门带路你在行,能者多劳吗。”
  屋内两振樱色头发的刀见怪不怪,宗三已经剥好一个橘子,他掰了一半放蜂须贺面前,蜂须贺接过说了一声谢谢,眼神还锁定在电视播放的一档鉴宝节目上。啊,青江挂在歌仙身上,他觉得软软的,按理他不应该这么想,宗三瘦得锁骨硌人,蜂须贺皮肤虽好有没有歌仙这么软和。他只是闲出毛病了找个人痛快痛快嘴,然后真有点舍不得了,他转头看着外面的雪花,在这刃心冷漠的本丸,只有歌仙的胸还有一丝温度。
  青江换好衣服来到本丸门口,一众粟田口大家围着一个高大的身影,在孩子中间甚是明显。
  “然后呢,我就去求主人,希望主让我参加这次出阵,我有无论如何也想要实现的愿望啊。”烛台切的眼睛亮亮的,他线条分明的脸此时染上几分欣喜。

  天快亮第四部队吵吵闹闹的回到了本阵。审神者不放心,任命烛台切为队长。
青江跑到厨房,歌仙一个人在厨房切牛肉,牛筋很结实,他把菜板躲得梆梆响,放下刀在围裙上抹手,青江就从人身后搂上去,像猫抱住喜爱的猫抓棒。外面大家人来人往,气氛一片热闹。歌仙掀开锅盖,白蒙蒙的热气呼啦冲出来,青江待在这朦胧之中,眼睛也被盖住,他张嘴做吞咽棉花糖的动作,嘴巴没合上被伸进一个半圆有杆的东西,里面还装着什么,他下意识咬住,杆一抽走汤汤水水就留在嘴里,腮帮子鼓鼓的家伙嚼的欢实,咕咚一声咽下肚,
  “甜的。”青江笑,舔了下唇,一副意犹未尽的模样。
  “只给你尝一口,吃完饭才能吃。”
  被管教的吐吐舌,开始玩头发。
  “外面什么事这么热闹?”歌仙往锅里加了一勺糖。
  “哎呀,差点忘了,这事可重要了。”青江一拍脑袋,拉着歌仙的手往外走,后者一时反应不过来被拉出去好远。“来看看我们昨晚通宵加班的成果,烛台切今早开心的都快晕过去了。”
  厨房到门口也就几步路,没等歌仙从疑惑里回过神,被大部队包围的中央,一个明朗的少年音传来“之之亲!”华丽的衣装,马尾辫高高束起用羽毛的装饰点缀,和身旁人一样的琥铂色耀眼的瞳孔,歌仙也挥手回应“太鼓钟贞宗,好久不见。”
 
  本丸大家聚在一起开party。正好给小贞办欢迎会,大家玩得开心,近侍山姥切国广转达完审神者的原话,低头把布往下拽了拽。小孩子最喜欢这种场合,活泼爱笑的男孩子乱藤四郎主动要求帮忙,歌仙道谢并贴心的在灶台前放了小凳子。他端着盛满红豆年糕汤的碗随意找了个地方坐下,阳光健气的新伙伴的到来让很久没有新人的本丸热闹非凡,坐在欢声笑语之中,歌仙舀了一勺红豆汤,轻轻吹去上面的热气,小口抿着。他喜欢一个人写字修身养性,嗅着纸墨的香气想起茶香弥漫的昔日,故去的过往,但他对这种热闹的场合并无半点不适应,太鼓钟贞宗在给大家讲有趣的故事,他舌绽莲花,烛台切在身旁时不时作补充说明,他们配合默契,歌仙远远看着,视线映出那两双如出一辙的琥铂色瞳孔闪烁跳动的希冀。肩上长发扫过,青江端着碗坐在旁边。
  “终于找到了,可喜可贺。”绿色的脑袋晃动着,看起来很是欢快。
  “是啊。”歌仙收回视线。
  青江低头喝汤,他咽下一口,嘴里咕哝什么。
  “你没觉得这红豆汤糖放得有点多吗。”
  “是吗?”
  “是啊,你没感觉吗?”
  “我刚才喝过了。”
  “可能你盛的上面的汤,你尝尝我这碗。”
  青江说着舀了一勺就要往人嘴里送。刚出锅的汤热得很,碗上冒着大片的热气,歌仙眼前一片白,朦胧中他的眼前浮现硝烟弥漫中抬头看天的青年的那一幕,他想找的东西找到了吗,歌仙乱糟糟的想。

 
“嗯,还好啊,比平常甜那么一丁点。”歌仙咽下,又想起来什么,他问
  “你不是喜欢吃甜的吗?”
  “我是吗?”
  “是啊。”
  “你记得啊。”青江笑起来,马尾辫在脑后一晃一晃。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