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遇笺

幸得与君识

  阴雨连绵的南方小镇终于放晴了,透过窗子洒在身上的阳光镀上一层金,因为阴暗潮湿而乱糟糟的心也焐得温暖明亮起来。
  不过真正让青江的生活变得明亮的,却是另一件事。
 
  清晨同舍下铺的歌仙因为感冒请假了,青江下楼帮他收晾好的床单。多难得的晴天,青江伸手挡了直往露出那只眼钻的刺眼阳光,感受颈侧微小的气流掀起发丝在空中缓缓流动。他伸手拨了刘海到耳后,突然感到应该给自己阴暗发霉的生活来点什么,就像阳光并没有放弃再见的机会,人有想法的时候,开心的时候,是会唱歌的吧。然后青江就唱了,不过不同的是,他的声音里全然没有是一个开心的人应有的感觉,破锣沙哑,不成曲调。
 
  “不好意思,打扰一下。”
 
  被床单挡住视线的青江歪头,一把扯下洁白柔软的长布,面前现出高大男人的身躯,他刚好对上那人的下巴。
 
  “什么事?”
 
  “我刚才坐在这里看书,听了你的歌就一直无法集中注意力,而且看来似乎没有要停下来的样子,啊……我并不是贬低你的意思,我只是说……”
  妹妹头的男人努力解释好让两方都不那么尴尬。
  这时候青江才抬头看了看对方的脸,一副老实巴交的模样,因为不停搜刮词语和自己搭腔略粗且英气的眉微微皱起,神色却是依旧不紧不慢,正经且平淡。
  仔细看还是自己喜欢的类型呢。
 
  青江的坏心眼就上来了“可以哦。”
 
  对方没想到这么快就交谈妥当,不过话才说到一半就被打断,“诶?”老实巴交的男人疑问了。
 
  “我答应了,不过我有一个条件,你和我交往吧。”
  “我有选择不同意的权利。”
 
  青江一把扯下衬衫的扣子,抓住对方的手用全身的力气按上自己的胸膛
 
  “啊,有人耍流氓啊!大家快来看!快来救救我——”
 
  话说一半突然被捂住嘴巴,虽然是清晨但来收衣服的学生也不少,而且看青江的架势,已经拖着人走了一段路,再这样下去闹到操场、不,到教学楼前受万人观赏也说不定。
 
  “同学,请你自重!”
  “你叫我什么?”
 
  …?
  青江竖起食指抵上人唇“要叫亲爱的。”
 
  …………
 
  “哇!色狼要把我带走了!还要扒光我的衣服了!”怀里的人又死命挣扎,还把捂着嘴的手掌拉开大喊大叫。
  “算我求求你了!真的不要再喊了!你到底要怎样才能放过我……”
  “亲爱的。”青江突然消停了,面无表情地说。
  “……”
  “亲爱的。”对方冰冷的重复道。
  “亲,亲爱的。”
 
  石切丸觉得这一切发生的简直莫名其妙。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