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遇笺

幸得与君识

噩梦缠身

  目光所及之处无尽黑暗将自身淹没,尽管把手伸向更远的高处,那里依旧空无一物,不断哀嚎的声响伴随来的,无数双枯枝泥沼般的手纠缠着、盘虬着勒紧了全身,握紧刀柄的双手作了无数次挥动却给自己增加束缚。
  徒劳的挣扎。
  黑暗里阴风鼓起,吹开他凌乱发丝下明艳的眼瞳,在暗处闪烁异样的光。全身的筋肉被绞紧,衣服被磨开的地方皮肤遍布红痕,以鲜红的姿态落下帷幕。
 
  被潮水般的片段涌占记忆,黑暗滋生的罪恶与愧疚紧紧扼住他的咽喉,眼神透过天花板一直看到过去,罪恶,无法洗清的……
  自己也是清楚的。
  正因为清楚、正是如此。
 
  青江空空的盯着头顶直到他回神,翻了个身,伸手就能握到石切的手。摩挲带着厚茧的宽实手掌手心的温度,是不是神明赐予人安心的力量呢,青江迷迷糊糊的想。自己这一生终将背负着罪恶到尽头,可尽头是多久,谁能告诉他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