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遇笺

幸得与君识

  他抬起足尖,指头灵活地在对方肩膀上摩挲,有时是用脚掌,接着是足弓。他一下一下像野风撩拨春天的干草,风干气躁难免生出火星儿。对方就干脆把人身上半遮半掩的浴巾一把扯下来,任由瓷白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再无欲拒还休的那种姿态。男人捧起那足尖啄了一下,随即是蜻蜓点水的亲吻,细密又有如雨点般洒落了他全身,由下一点,一点向上蔓延,一路栽下旖旎的酡红。
  青江巧笑着享受这一切,他完全融入这场游戏,体会到和石切交互的乐趣。用手拨了拨身上埋头苦干的人的刘海,他将手指细细描摹过这人的眉眼,“老实巴交的模板。”青江在心里这么命名了。
 
  那顶妹妹头突然转到上面,男人的面容露出来,在他的角度看来面对面。“青江,你在想什么?”
  指尖打着转儿在那老实脸蛋上一戳,画了个圈儿,“我说,我家神明大人能不能把这幅看起来就来者不拒的样子改一改呢。”
  “什么是来者不拒,而且我觉得你劝人的方式很奇特。”
  “是吗?”青江突然伸出双臂勾上石切脖颈然后整个身子都贴上去了,这让措手不及被借力的石切感觉自己脖子要断掉了。青江下巴抵着他的颈窝,侧头吹气“这样?”然后趁机一口咬上男人的耳垂“还是这样?”
  “哪一种都是,只要是你。”石切直接吻上青江的脖颈,带着点粗暴的啃噬,压着人将他按在床上,唇齿交合。
 
  “不过我由衷希望你这方式越多越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