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遇笺

幸得与君识

  他走进绯红的夜,霞光打在他身上,枫叶顺着秀气的马尾飘过,拨开耳边的几缕发丝,被碧绿掩映的清澈目光注意到了他。
  石切是在中庭的门框边站着的,此刻他迈开脚步走下台阶,木屐踩在松软的地上哒哒,哒哒的声音逐渐靠近。青江就笑了,石切会主动来抱抱他,紧压着他索吻,有时让他惊吓不止,最后陷入轮回。他不自觉向着对方侧过身,石切张开双臂把他揽进怀里,胸口闷闷的传来轻笑,震得人痒痒。青江刚沐浴完毕用的洗发水的清香随发丝一抖一抖散开,刺得人心痒痒。石切的手在人后背摩挲,手指捻起一撮发丝放到唇边亲吻。青江却突然抬起头食指抵上对方唇瓣,石切低头望人笑得风华无双一时就怔住了。青江没给他时间,“神刀大人,今夜月色真美,可有神女下到凡间?”话毕那细白指尖就顺着石切的下颌游走,灵活地点过颈子,在踊动的喉结打转,旋即探入和衣的领子,那双为非作歹的手还欲探求什么,倏地被一张骨节分明指肚带着薄茧的手掌攥住。青江撇撇嘴,白眼翻得几欲上天。“良夜美景不及佳人无双风华,可得一人与我共赏。”“我若是让神刀大人另寻良人呢?”青江挣了两下,石切却搂得愈紧,手也开始向下慢慢、慢慢滑去。
“另寻良人也是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