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遇笺

幸得与君识

酒吧里的男男女女高声谈笑,晃动着透明玻璃杯里混合冰块的酒精,随后醉醺醺地举杯,把喜悦与悲伤和其他说不清情结一同咽下,喉结上下一动,他们的表情就恢复了,仿如几秒钟前一样。
黑发的男人趴在桌子上,面容被凌乱的卷发掩住。一只修长的、指节分明的手臂按上他的肩膀,随即是少年清澈的声音“回家。”
男人满口嗫嚅着、呢喃着什么,借着少年细瘦的手臂站起身来堪堪走了几步,又跌入那具身形明显比自己单薄不少的怀侧,少年明显颤了一下,主动接住了烂醉到意识模糊的男子。
他们出了酒吧路过小巷,男人压着少年拐进黑暗中,他把他压在粗糙的砖墙上亲吻,按着人一步步更近的索求。少年细碎的呼吸倾泻而出,断断续续和湿冷的空气融为一体。“常子……”侵略者起身,唇与唇带出几根银丝,他在望着少年的墨色瞳孔映照出不属于少年的柔和面孔,少年看雾色朦胧那墨色中一片抹不开的绝望。他费力把手搭上像经历一生沧桑的男人无力弯曲的背,像用尽了最大的气力和勇气,努力把手放轻,轻轻地,像一位长者做的那样轻轻地揉搡和抚慰怀中高大的男人,“我们回家。”

评论(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