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遇笺

大胸攻与长发受

[压切宗]下天の内をくらぶれば 夢幻のごとくなり (上)

Ooc
有少量石青 歌小夜 cp意味不明显 注意避雷








“诶,医生,我有点不舒服。”
  “别担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说说看,具体是哪里不舒服?”
  “这里。
  病人一扯衣领露出光滑的脖颈和一小片白花花的胸脯,胸前明晃晃一个蝴蝶的纹身。
  医生直视这个人,平静的眼眸没有一丝波澜,本应显眼的樱色长发从一侧梳起露出脸庞精致的线条,被帽檐掩盖一些,另一边头发垂下挡住眼睛。从病人刚进来压切长谷部就感到不对劲,在工作时不带私欲,忠于本职,他一向这样。长谷部放下笔,
  “你不可能忘了吧,还是要我再提醒你一遍,那个男人拆散你的家庭,让你从离开的一刻起就再也无法回到那里,我们都是他的……”
  “我说,宗三你啊……”
  长谷部眉头皱到一起,直像被用力揉过的纸团,他叹气“你还是没变。”
  “人总是要向前看的。”
 
  中午药研端着饭盒坐在长谷部旁边,药研家兄弟很多,他家饭盒都是成套的。
  “你今天便当也是这么丰盛啊,也是你哥做的?”长谷部喝了一口食堂的菜汤,主厨下手没轻没重,他捂住嘴咳咳咳。
  “嗯。”
  这顿饭吃的心不在焉。宗三恹恹的,给人一种生人勿近的感觉,但他对长谷部说话却总是单刀直入,要是有心灵感应对讲机他肯定要给自己装上,另一头贴到长谷部胸口,命令他不准摘下来,不那么干也行,他要把心取出来,绑身上,缠了红线,一步也不离。长谷部被自己吓到了,他们从前就不是那种关系,他算什么,宗三来找他只是为了达成目的吧,他又被胸口突然而来的痛感逼得窒息,就好像真的被抓住一样。
宗三踏出工作间往大门走,就看青江哼着歌蹲在门边玩galgame,屏幕上的女孩子穿着巫女服,背景是神社。“宗三呀,下班啦。”青江用邻居大妈打招呼时会用到的语气说。“你昨天出去调查之后就闷闷不乐的,一个人果然还是太寂寞了吗。”
  宗三知道他指的是自己劝走了组员,极力争取独自外出调查的事,即在医院取证十年前那场事件的当事人。“说是取证,也只不过是我有私心罢了,没关系,报告照样写。”
  “他什么事我不知道。”
  阿嚏!在加班的长谷部莫名浑身一凉。
  “还有,我平时就是闷闷不乐的。”
青江手一抖,游戏光标点下了一个看起来就十分不妙的选项,屏幕上打出了badend的字样,青江颤抖了,宗三不是去取材,而是上了一场专家指导的心理课,不,在这种课堂上他上到一半就能声情并茂演讲,因为他已经获得了真正的资格,说是博士的老师给博士传授经验也不为过。因为宗三已经能敏锐的感知他的槽点,并结合冷幽默精准进行吐槽。
  叮铃叮铃的车铃声由远及近飘来,还有年代久远到现在大街上只有大爷会骑着买菜的自行车的吱呀声,漫长的刹车音过后一个高高的青年慢悠悠停下车。青江几乎是蹿了起来,一把把手机揣进兜,“石切丸!”青江开心的朝那青年挥手,青年笑了一下,视线对上宗三,俩人点头致意以示友好。“明天见宗三。”青江头也不回的作了告别,蹦蹦跳跳的上了名为石切丸的青年的后座。年迈的自行车吱呀一声动了,用比走稍微快那么一点的速度吱呀吱呀向前晃悠着,时不时传来几声铃声渐行渐远。
 
  晚上宗三在屋里翻资料,第六天魔王,那个翻云覆雨黑白通吃的男人,要不是和手下的分歧,也不至于事情闹大最后一脚踩空,属下四散奔逃自己还深陷两道追杀。宗三冷哼一声,这都要归功于魔王的残虐无度,他可期盼这一天到来很久了,宗三扫过一页又一页资料,他像是法庭中央手握权力的裁决者,他要让魔王无力回天。

  歌仙坐在旁边翻一本外文诗集,兴致缺缺“小夜最近怎么样了,都没见他几次。”宗三低头看资料,挺好的你要想他就自己打车去我家看他去,含混过去。歌仙见人意会干脆咳嗽一声站起身说他去做点夜宵什么的吧,问宗三吃啥。
  “你吃啥?”
  “冰粉吧。”之前歌仙带小夜逛美食城,小龙虾火锅都上了一圈,孩子居然对随餐赠的冰粉情有独钟,歌仙为了还原那家的口感,这几天一直练习。
  “那我也冰粉,少加红糖。”
  歌仙表示没问题,拉开柜子找出小卡子把额前的刘海别起来,用眼神指指对面空空两个床铺,“他俩又夜不归宿?”
  “下班青江就跟人出去了,蜂须贺今天一天一有空就打电话,看起来心情不错,跟哪位不用说,都懂。”
  歌仙一脸习惯了,伸手将耳边鬓发一撩,钻进厨房。

  宗三安静的待了一会儿,电话响了,来电显示长谷部,盯着屏幕思考一般犹豫几秒,电话被接起。
  “啊,宗三,是我,不好意思加班有点晚了,今晚有空吗?”
  宗三心里邪恶的小人蹦出来手舞足蹈“您哪位?有点记不起来了,让我想想,哦,昨天您的态度真是冷淡呢,对待病人都是这样的吗,医生。”
  长谷部脸上有点烧,一向以无私办公为豪的他在那天宗三走后就意识到自己确实有点过,所以他态度诚恳,“抱歉,我并没有恶意,希望你不要放心在上。”
  宗三笑了,玩笑而已,何必当真。
  “于是想问问今晚有时间吗,在你们单位附近,离你住的公寓应该也很近,我在那里预约了一家咖啡厅。”
  电话那头似乎要开口,“很快就好,只是一小会,不会耽误很长时间。”长谷部赶在人进行危险发言之前说完,死里逃生。
  “好。待会见。”

  歌仙的视线一直集中在手上的两个碗,待他放下碗宗三已经穿好衣服,“我出去了歌仙,晚上回来,夜宵别给我留了你吃吧,没事你不胖。”风一样的冲出宿舍。
  空荡荡的三间床铺,歌仙从这冷漠凄清又寂寥的场景中心生一丝说不出的感受,就着那本厚厚的砖头诗集他吃掉了两碗冰粉,没加红糖。
 

评论

热度(10)